夙茶

是魔族的外使魔女,才不是天使!!天使耳是为了吓魔族的恶趣味♬破坏欲max请小心☆咕咕咕*

【忘羡】就是想看花魁羡撩汪叽而已



性转 花魁 羡 高亮注意!!

眼馋这个设定很久了……

雅正公子蓝x妩媚花魁羡    刺激…!安排!

私设性转,ooc警告。

花魁羡当真美艳绝伦prprpr


——


夜市千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


不论是金章紫绶,世家纨绔,或骚人墨客,来到这披红挂彩的高阁里,便只为纵情声色,买笑逐欢。正值上元佳节,满街张灯结彩,更有才子佳人,比试灯谜。这青楼里也不例外,佳节配佳人,令花魁献舞,引得众人慕名而来,人潮络绎不绝。老鸨笑开了花,忙着喊堂张罗打茶围,姑娘们一个个都打扮的花枝招展,先后摆盘上桌,点烟倒茶,推杯换盏,嬉戏弹唱。一片莺歌燕语伴着氤氲烟香自是绕梁不绝。


有美人兮,玉立高台,慵倚栏杆,隔轻纱几丈,望这笑语盈堂。一双美目含情,顾盼流眄间,便瞧见了往日熟客聂家公子。


那聂怀桑依旧是摇着折扇,进退有度,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还抬头往高台方向一笑,魏无羡便装作没看见,目光反而转向了他旁边的公子身上。


那倒是一张生面孔,肤色白皙,睫毛纤长,瞳色浅淡若琉璃,极其俊秀清雅,令人眼前一亮。真是难得见到这般标致的人儿,魏无羡心下一动,遣侍女去打听到了他的身份——蓝二公子蓝忘机。魏无羡默念着这个名字,复又撇了好几眼,才依依不舍的回去准备妆发。


早早的就听闻今儿个有花魁献舞,聂怀桑自然不会错过,轻车熟路的带上一群狐朋狗友便张罗着要来看,没想到路上碰到了个蓝忘机,怕他告诉自家大哥此事,哥几个当场就私下眼神一交流,好说歹说的把这蓝忘机也拐来这烟花柳巷。更何况蓝忘机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连青楼都没来过,便好心带他来见识见识。


蓝忘机本来以为他们是想赶着上元佳节去赏灯,虽坏了规矩,但也未到宵禁。一番纠缠下来,想着自己去看着他们也许就不会做出格的事,便也跟着去了,却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他们。坐圆桌前,冷眼看他们左拥右抱,心下不知道把家规背了多少遍。


只听得“铮——”的一声,抬头望去,圆台中央不知何时已然有一美人红妆漫绾,亭亭玉立,婀娜多姿,想必这便是花魁魏氏,只见她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一颦一笑皆撩人心神,莲步轻移更极尽妖娆。乐起,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雾轻红踯躅,风艳紫蔷薇。更似翥凤翔鸾,石榴罗裙翻云雨,宝珠璎珞拂玉盘,轻罗金缕花葱茏,袅袅腰折环佩鸣。


高堂满地红氍毹,试舞一曲天下无。


诸客无不惊叹着,更有词客诗兴大发,当场挥墨感叹,世人学舞只是舞,恣态岂能得如此。魏无羡却不关心这些,反倒是眼波流转间,瞧到了她想看的人。


倒也不是魏无羡特意想看他,但那蓝二公子冷若冰霜,板着俊脸,人更是坐的端正无比,不碰烟酒,软硬不吃,便没有姑娘敢接近他,与周围气氛格格不入,在台下瞧着自是格外瞩目。但是他的目光却一直跟着自己的身姿,显然一副被惊艳到的样子。见此,魏无羡心生兴致,媚眼如丝般向蓝忘机抛去,变本加厉的倚姣作媚,举手投足间更是风情万种,缠绵缱绻。


这一刻,蓝忘机才深刻体会到,书上写红颜祸水时的“贵妃胡旋惑君心”,到底是何种感觉。


舞毕,满堂喝彩,打赏的银两一波接一波的送至屋内,魏无羡好不容易脱身出来,正好撞见蓝忘机独自坐着,聂怀桑他们也不知道去找哪家美人逍遥去了,便勾起了唇角,端得一副旖旎美态,走近他身旁坐下。也不管他什么反应,自顾自的倒茶递去,“公子,可用茶?”意料之外的,蓝忘机竟然接了过去,抿了一口。


魏无羡稍稍一愣,迅速反应过来,“公子一人坐着多无聊,来了我们这,自然要好好招待,休要辜负好皮囊……那奴家来唱个小曲助兴可好?”见他微微点头,便随意指了个姑娘弹琴,软软开口吟着“……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蓝忘机听到这淫歌艳曲,不禁轻皱眉头,挥手叫停,魏无羡何许人也,心思通透,当下就装作不乐意的样子和他东扯西扯,“怎么,蓝二公子不喜欢奴家唱的子夜歌吗,还是说更想听十八摸?……哦我知晓了,难道是因为奴家没有亲自弹琴?可奴家不善琴艺,只会吹笛,若是吹笛还怎的唱曲,蓝二公子还真是强人所难……”


“不是……”,蓝忘机静静张口欲反驳,却被立刻魏无羡劫去了话题,“怎么,蓝二公子有何不满吗?难道是对称呼不满吗,叫公子显得多生分,那我如何称呼蓝二公子呢,那不如叫……蓝二哥哥?”说话的功夫魏无羡已经给两人都斟好了酒,便举起玉樽道,“来,蓝二哥哥,来用酒。”


这回倒是被干脆利落的拒绝掉了,但魏无羡也不会那么容易放弃,转手便将玉樽里的清酒一饮而尽,喝的太急,面上浮起浅浅一层丹霞,美人微醺,却复又斟上酒“蓝二哥哥若是不喝,那奴家便倒一杯喝一杯,若是喝醉了,那可都是蓝二哥哥的不是。”说罢,魏无羡嫣然一笑,执起玉樽又凑到人的嘴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笑容晃了眼,蓝忘机竟然喝了下去,然而在下一秒,却咣当倒在桌上睡着了。魏无羡吓了一跳,也没有料到他的酒量竟然如此不好,心想着玩脱了,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咬咬牙便张罗着侍女扶他送至自己的房间里。可能是半路被吹了点风,没多久蓝忘机便醒了过来,依旧端端正正的坐着。


魏无羡在他眼前挥了挥手,

“这是几?”

“三。”

“你是谁?”

“蓝忘机。”

见他一副神智清醒的模样,魏无羡倒也松了口气,开口调侃道“蓝二公子你这般,奴家差点就以为你是喜欢奴家,才装醉想混到奴家的屋子里来。”

“喜欢。”蓝忘机一脸严肃。

“恩?”魏无羡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便又问了一遍“蓝二公子,你喜欢……什么?”

“喜欢你。”

“……!”就算魏无羡经验老道,但此时也被说的措手不及。缓了许久,才对上蓝忘机的双眸。


“那,蓝二哥哥,要一起共赴巫山云雨,在这夜月花朝下,鸾颠凤倒,弄玉偷香吗?”






——END


于是他们就点上红烛,在红罗软帐下,盖着棉被,谈了一晚上的人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随带一提,巫山云雨=夜月花朝=鸾颠凤倒=弄玉偷香。

个人以为十八摸比子夜歌更精彩。

为了描写花魁羡的美艳,我真的是,用尽了所有能想到的词,大概没有重复的吧。

不管了,摸鱼助兴,溜了溜了。


ε=(´o`)


今天买了往昔礼包
虽然特效有点水但是裙子是真的好看qwq
于是这个垃圾文手又画画了
是指绘,好累(。)
啊果然还是安定的上色毁(´இ皿இ`)
我永远喜欢线稿qwq
p1上色版
p2线稿
p3是我家往昔遇到的大危机☆
真的好吓人哦,裙摆炸了hhhhh@

d5庄园的蜜汁日常鸭『1』

我流庄园全员向,ooc警告,沙雕欢脱向,
梗源四海八荒x,解压产物请不要当真,
记住,假的,假的,都是假的(bu)
可能会有少量园医,杰佣,蝶盲,欺诈,蛛机,鹿幸,黑白cp向注意避雷orz
文笔被胡子先生吃掉了ヽ(*。>Д<)o゜



——

1.“如果,四个园丁叫拆迁队,四个空军叫分手炮队,四个冒险家叫躲猫猫队。那么请问,四个前锋应该叫什么队呢?”
——“骰,骰子队?”

2.“……那四个佣兵呢?”
——“呃……杰克的天堂,队?”

3.“那么,四个医生呢?”
——“这个我知道!是医保队!”
“错。”(冷漠)
——“诶???”
“是艾玛的天堂,队。”

4.某天,慈善家一脸郁闷的找魔术师谈心。
“啊啊啊……!克利切到底要怎样做才能邀请到艾玛小姐一起去花园散步啊!”
“你也许可以先试着表白一下她?园丁小姐不是有句名言是什么我的天使,我的良药吗,你可以试着用这句,不过当然也需要改一改形容词,例如把良药改成园丁小姐平时在花园里种的什么花啦……这样?”
“原来如此!克利切明白了!”

5.于是——
“艾玛小姐,我的恶魔,我的颠茄!”
……
园丁:看到这个工具箱了吗,它下一秒就会出现在你头上.jpg

6.果然今天的艾米丽和瑟维也很头疼呢。
于是魔术师当场解锁了新的咒语——
“巴拉拉能量—魔术师—魔法光环!”
众人:???

7.现在庄园里的求生者基本人人都有随从。
但是时间久了大家就会发现一些问题。
“诶?我的随从怎么自己跑走了??”
“妈耶,我的小花为什么在吃小丑的钻头?!你倒是争气点吃个推进器也行啊。”
“这算什么,我家的小花在吃隔壁求生者家的胡子先生,我觉得直接放它去吃监管者都没问题。”
“为什么我摸了本自欺欺人书缩小了之后骑不了胡子先生?明明它跑的比我快多了!”

8.监管者人人都有巡视者,是狗派。
求生者好多都有胡子先生,是猫派。
所以,这游戏其实是,猫狗党派之争。
简直跟咸甜之争一样激烈。
官方引战,举报了(bu)

9.每吃掉一颗花椰菜,就会有一个靓仔失去他的头发,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关爱周可儿,从你我做起!

10.每吃掉一只猪蹄,就会有一个杰克失去他的爪爪,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关爱大猪蹄子,从你我做起!

11.这局游戏监管者是蜘蛛小姐,可是五台电机都开完了也没有人见到她,于是众人跑到大门口,发现她在门口疯狂吐丝。
园丁:“虽然不知道瓦尔莱塔小姐姐画的是什么,但她一定是个艺术家!”

12.蜘蛛小姐表示,她有自己独特的表白方法,例如上次她就把机械师打倒在地,然后在她周围用蛛丝画了一个大大的心。

13.然而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黄衣之主表示不服,触手比心了解一下?

14.杰克:都坐下,我有公主抱。

15.庄园未解之谜之一,杰克为什么是秃头?
附带问题,佣兵到底是不是秃头?这难道就是所谓夫妻相吗?秃头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玄机?尽情期待今天的《庄园焦点访谈》

16.最近庄园没钱了,
各大监管者被迫出去赚钱。
于是——
杰克公主抱,专业公主抱三十年,物美价廉,十元一次,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17.而蜘蛛小姐就不用这样费力了,她最近抽到了金色挂件冰冻之心。蜘蛛牌冰棍,选用新鲜的求生者特制而成,你要来一根吗?

18.而黄衣之主就比较厉害了。
废弃的触手不要扔,裹上鸡蛋液面包糠,炸至两面金黄控油捞出,大人小孩都爱吃,隔壁家的小孩都馋哭了!
黄衣之主小丸子,六元一盒,先到先得。

19.哈斯塔: 我,烤,我,自,己。

20.那红蝶做什么好呢?
啊,就让她带着剩下的几位一起去尬舞出道,成为爱豆,火遍天下吧。
恩,甚好甚好。

——tbc.


【园医园】永远的在一起吧

双黑预警!微刀预警!有忠犬病娇向预警!ooc预警!文笔辣鸡预警!总之…预警!
咕咕咕才是王道啊x
(对不起我来还债了orz)
我喜欢虐文啊啊啊啊!抑制不住自己想写虐文的心(。)我家猫猫患上腹水了,说是没几天日子就会开始呼吸困难了,到时候就会窒息而死(。)决定到时候打一针让它安详的睡过去,我好难受(。)愿它以后在天堂会安好吧……所以我来填坑了(。)
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颠茄!
旁友all医了解一下不!

——

艾玛喜欢艾米丽。
这是整个庄园的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了。
先抛开她那句天天挂在嘴边的名言不提,单从两人平时的相处中就显而易见。
不管是日常缠在艾米丽身边聊天还是去为艾米丽送上一捧最美的鲜花,艾玛总会有千千万万的理由赖在艾米丽身边。
简单来说,有艾米丽的地方就会有一只艾玛,就会有一只大型犬艾玛。你瞧,那亮晶晶的眼睛只会盯着艾米丽一人,为了让艾米丽开心想尽了一切办法,就算仅仅是和艾米丽十指相扣都会兴奋不已。对艾米丽言听计从,就算是要吃最讨厌的苦涩药丸也心甘情愿。艾玛深深的依赖着艾米丽,艾玛显然已经离不开艾米丽了。

但是时间久了就自然有人会感到不满。
“艾玛小姐!克利切,克利切觉得你和医生呆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你应该去找些别的事情做!比如和克利切一起去花园散步,克利切会是比她更好的情人!”
“恕我拒绝,克利切先生,”艾玛不耐烦的回答,“我正忙着要去找艾米丽聊聊我的稻草人先生,或者是我新写的日记,没时间也没有兴趣赴您这散步之约了,见谅。”
“克利切到底哪里不如那个医生?你为什么就对她那般依赖?克利切甚至能想象到,如果艾玛小姐有尾巴的话——”
“说起来真不好意思,只要和艾米丽在一起,我肯定会止不住的摇起尾巴来。再会,克利切先生。”
艾米丽这时已经从花园过来找艾玛了。
艾玛立刻扑过去拥抱艾米丽,艾米丽笑着摸摸艾玛的头,说了句“真乖”,艾玛满足的眯着眼,看了一眼在旁边目睹全程的克利切,轻轻勾起嘴角,“汪!”

克利切气愤的转身就去了艾玛的房间,“克利切倒是要看看,艾玛小姐到底写了什么日记要跟那个医生聊那么久!”
他翻开了艾玛的笔记本……

“话说艾玛,你的日记上都写了些什么啊?”艾米丽一边喝着红茶一边和艾玛闲聊。
“噢,那个呀!”艾玛突然笑的灿烂,“我的日记可是写满了你哦,我的天使~”
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房休息了哦,可爱的小艾玛。”恍惚间听到这句话的艾玛猛的抬起了头,“别离开我!艾米丽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吧?”艾米丽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庄园里,艾玛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发现地上摆着一个粉红的信封,“啊有新的信件吗?…情书?…不是艾米丽的,烧了吧。”
游戏中,艾玛走到工厂附近,看见律师和艾米丽正呆在一起,“跟那个律师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事,怎么吸引天使的注意呢,稻草人先生?烧了吧。”

深夜,艾玛悄悄的走进艾米丽的房间。
艾米丽并没有惊醒,而是安稳的睡着。
“艾米丽,这样做,你就不会离开我了对吧,你就会一直跟我在一起了对吧?”艾玛喃喃自语,“没关系哦,我的天使,不会疼的噢,一下就过去了,我会好好照顾好你的……”颤抖的双手间,紧紧握住的,是一把锋利的匕首。
鲜血飞溅,艾米丽已经没有了气息。
艾玛突然满足的笑了起来,“太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我的天使!”
她紧紧的抱住这冰冷的躯壳,像是她最珍贵的宝物。


——
我是艾米丽,是一位医生,这个总喜欢赖在我身边的孩子叫做艾玛,她是我的病人,亦是我的爱人。
我多年前曾当过她的主治医生,很遗憾的由于各种原因,我并没有治好她的臆想症和恋物癖。于是我来到这个庄园,因为我喜欢这个孩子,我想治好她。
见到艾玛之后,她对我十分依赖,我自然也非常享受她对我的忠诚温顺,可是我却突然发觉,要是我真的治好了她,她是不是就不再需要我这个医生了?她是不是就会再次离我而去了?……我无法接受,我离不开艾玛,我喜欢艾玛。要是她能够一直病下去就好了,虽然这有背我的医德,但是身为医生,只有这样,我才有能一直留在她身边的理由。
所以我把她平时吃的药丸换成了含有颠茄的药丸,她虽嘴上抱怨着药丸的苦涩,但还是会痛快的放心的吃下去。
你瞧,她的病,她的臆想越来越严重了。
她开始有了各种奇怪的举动,甚至在某一天深夜,去花园捅穿了她新做好的稻草人,然后抱了整整一个晚上。
对于这件事,我乐见其成。
因为她已经永远也离不开我了。

——
END

emmmmm
炽天使这个配色
真是一言难尽……
这熟悉的颜色
吓得我赶紧找了找情侣装()
说吧你们都什么关系()

私心打tag
日常立flag
我要是能抽到天使装!
我就再写一篇园医文o( ̄ヘ ̄o)

【园医】三块方糖


咕咕咕……我终于填了这个flag了……
被亲友要求写温馨向orz
然而我是个虐文党emmmmm

温馨向,架空向,私设如山,ooc预警,文笔不怎么样,若能接受,阅读愉快√
——————

艾玛最期待的就是下午茶的时光。

众所周知,艾米丽家境优越,是一位标准的淑女,自然就有喝下午茶的习惯。而艾玛最喜欢的则是在桌边坐好,看着艾米丽铺好桌布,摆好花瓶,再一一端上细瓷杯碟和银质茶具,无论是茶壶,茶盘还是点心架,全都晶莹剔透,在阳光下闪耀着美妙的光芒。当然还有各种精致的点心,抹着树莓果酱的面包……一切都是那么诱人。

艾米丽总会轻轻扶正艾玛歪了的帽子,笑着夸奖道:“艾玛今天选的花也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啊。”满足的接受了天使的夸奖,艾玛知道接下来该准备下午茶真正的主角——英式红茶了。

艾米丽一向喜欢喝红茶,淡淡的香味,越细品越是回味无穷,偶尔还会配上牛奶或者茉莉,很适合用来享受午后悠闲的时光。而艾玛喜欢甜食,红茶味淡,唯有加了方糖之后才会觉得好喝,这自然是两人心知肚明的。

所以每天都会上演这样的一幕——
“艾米丽,我要往红茶里加三块方糖~”
“好的,我亲爱的小艾玛。”

待沏好茶,艾米丽还会准备悠扬轻松的古典音乐来佐茶,这就是每天下午茶的开始了。她们可以愉快的聊天,共同享受惬意的时光。

然而今天好像有些不一样。

艾米丽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做好,而平时坐在这里兴奋笑着的艾玛却迟迟未到。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艾米丽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往艾玛常呆的庭院走去,“小艾玛——已经是下午茶的时……”艾米丽突然收住了声。

在午后温暖的阳光下,艾玛靠着门框安稳的睡去,嘴里喃喃着:“艾米丽……我的……天使……”她怀里还紧紧抱着那只刚来不久的大橘猫,它也睡得正香甜。

真是美好啊……艾米丽轻轻的笑了笑,撩起艾玛的刘海在她的额头上留下轻轻的一吻,“做个好梦哦,可爱的小艾玛。”

待艾玛睡醒,橘猫早就不知道跑去何处觅食了,发现自己竟错过了下午茶的时间,连忙跑去桌边找艾米丽,却发现了一杯红茶下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到——

“睡的好吗?亲爱的小艾玛,你的那份红茶帮你留着啦,当然,是加了三块方糖的哦。”

——————end

遇到佛系爪爪杰了呜呜呜呜
真可爱呜呜呜
杰佣快去结婚啊呜呜呜

文手画画,最为致命(。)

21号就要出医生推演了啊
赶紧过来交一下党费orz
跪求官方不要虐我吃的cp好吗xx

服装有改动√
我永远喜欢艾米丽√
all医大法好√

要是不虐还有糖吃,我就写all医文!cp随机!我要立下这个flag!!

emmmmm吃的cp很杂……
总之先放在这里x
暂时没有特别雷的x
为以后写文cp预警x


最后请让我喊一句
all医大法好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米丽是天使!